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吟游刺杀录 第三百十四章 挟持

发布时间:2019-12-04 13:29:48

吟游刺杀录 第三百十四章 挟持

原以为公主必然是被囚禁起来,周围重兵把守,铁窗铐镣,固若金汤,公主迫于无奈之下才写下书信,让狗头人王子接管主城。即便没有铁窗铐镣这么极端,应该也是防守极其严密的软禁,然而如今看来却似乎并不是如此。

棉被勇者能轻易的通过密道潜入,作为公主要出来应该也不难,这密道还是公主告诉棉被勇者的。门口两个卫兵看上去实力不俗,但公主一句话就让他们放人进来,这更像是听命于公主的人,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公主自己要留下来。

而随后公主的回答也算是彻底证实了这一点,也许实际原因要复杂的多,但本质问题应该就是这个了。父王和平民之间该如何选择?

“这么说,公主不会在回我们主城了吗?”棉被勇者似乎还难以置信。

“唉,”公主叹息一声,“我会尽可能的说服我的父亲,除此之外,我也没有别的办法。”

“你觉得真的有可能说服你父亲吗?”棉被勇者问。

公主沉默良久,还是回答:“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法吗?”

“我们逃回我们自己的主城,继续发展,外加凯文的暗中支持,”棉被勇者略显激动,“只要发展到相当规模,能和国王平起平坐,到时候再去说服,不是更有话语权吗?”

公主摇头:“如果真到那时,我和父王就是你死我活的敌人。我们之间即使谈话,也是如同政客一般互相算计,再没有半点亲情。”

棉被勇者一怔,一时间陷入沉默。

公主看看边上的车夫:“你也来了?”

车夫此时才终于听懂一句,急忙点头:“原来你就是公主,上次拉你车的时候,就觉得你不简单。”

公主笑:“你上次觉得我是个疯子吧?”

车夫只能干笑掩饰。

公主回头对棉被勇者说,这次索性就用狗头语,确保边上的车夫也能听懂:“其实你做的比我好,上次我过来的时候也是搭他的车,但你就能把他收为麾下,而我就没有。从这种角度来说,你比我强。以后主城由你来领导,也不错。”

棉被勇者摇头:“他之所以跟过来,是一些巧合。而且我是绑他来的,其实和我们宣扬的理念不符。”

车夫冷哼一声,并不发话。

公主摇摇头:“你要治理一座主城,甚至国家,你不能完全按照道德标准,或者法律标准来进行。特别是非常时期,有时候就需要一些非常手段,这些手段可能是邪恶的,可能是和你的宣传相违背的,但在特殊时刻就是必要的。如果你不这么干,你可能都活不下去。”

棉被勇者一怔,似乎自己的价值观又受到的冲击:“这也是正义吗?”

公主回答:“有些人为了不屈从邪恶,宁愿只身赴死,这种人常常值得称颂,我也不会反对。但是如果为了维护个人的行事准则,拖累整个地区甚至国家的人赴死,那这个人再怎么一身正气,那也是千古罪人!”

车夫在边上听着难受:“这位勇者在晚餐时候强行把我掳走,我的家人失去保护,回去之后我如果多了很多爸爸,那也是我活该吗?”

公主回答:“这种事情其实在乱世遍地都是,如果追踪到统帅身上,不外乎几种解决方式。第一,给予补偿,看具体情况给点钱或者别的。第二,转嫁矛盾,即便明显是统帅的,也可以强行归结于乱世,而挑起这个乱世的人才是罪魁祸首,也就是说最终算到帝国人头上,让他去憎恨帝国人。”

车夫:“……”

“当然,这话让统帅自己说出来就显得降低格调,统帅自己可以表示歉意,以示仁慈。再派出一个路人,对他进行说教,最终将矛盾引向帝国。而帝国人实力强大,他就算想报仇也不可能。随后再劝他努力工作,才能国力强盛,国力强盛才能对帝国报仇,那么最终他就成为一个优秀的工人或者士兵。”公主一路说完。

车夫惊讶:“哦?这是个套路?”

“当然还有第三种,”公主回答,“那就是直接把这个人干掉,随地一扔。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车夫:“……”

“你作为统帅你会怎么做?”公主问,“我记得你是车夫首领,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杀过人。”

车夫冷静下来:“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如果想不让他知道,他们两个说楼保勒国语就行。

公主叹息一声:“我一直希望能广开民智,这其中也包括这些。平民也应该明白这些套路,明白了这些也就不容易被套路,至少尽量避免统治者使用第三种做法。双方能互相理解是最好的,平民也不要去提出不切实际的要求,比如让统治者偿命之类,这是不可能的。”

“别说棉被勇者掳走了你,可能让你的家人受难,即便是棉被勇者杀光你全家,我作为他的上级,也不可能让他给你偿命,”公主直言,“现在是什么时间?我手下就几个人?别说因此偿命,就算撤职都不能。如果哪一天和平了,我手下可用之人多了,那我才可能考虑给你公平。”

“唉。”车夫叹息一声。

“全民开智,这对于统治者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这意味着再不能用宗教轻易愚弄,不是随便一句神谕就能忽悠的团团转了。统治者必须要有本事,否则位子就可能坐不稳……”公主突然不说下去,叹息一声陷入沉默。

棉被勇者听出来了:“国王……担心位子坐不稳?”

公主沉默,算是默认。

“其实……”棉被勇者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来,“公主你可以取代……”

“别乱说,”公主急忙打断,“武力上国王是狗头人第一高手,影响力上我不过影响了一个主城,差距悬殊,根本不可能!”

“但是,我们的主城真的需要你!”棉被勇者把话题绕回来,“你知道有多少平民在每天思念你吗?你是精神支柱!”

公主苦笑片刻:“我只能表示抱歉。”

边上车夫突然有疑问:“公主说不想去,是不愿意和国王为敌?那如果以后棉被勇者发展起来,你们的治国理念不同,一个要为民开智,一个要保住王位。你们如何调和矛盾?”

屋内陷入沉默。

棉被勇者同意:“我觉得这事情公主你是躲不了的,一方是你培养的人,一方是你的父亲,那么你多半要选边站。如果你站我们这边,那么等于依然和你父王为敌。如果你站国王那边

,那么……”

“我可以外出游历。”公主回答。

“这不像是你的回答。”棉被勇者回答。

“我考虑不了这么远。”公主显然在逃避。

“主城现在被王子接手,也许不会有发展起来的一天,但凯文还在,机会终究还是有的。公主,如果你一定要留下,那以后我们就可能在战场上相见了。”棉被勇者直视公主,语气略显悲伤。

公主沉默。屋内长时间没人说话,气氛十分压抑。

棉被勇者犹豫再三,终于还是站了起来:“公主,你刚刚还说治理一座主城,不能太按照道德标准来。我想,公主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公主微微一愣,不由抬头看他:“不错啊,居然懂得用我自己的话套路我?”

“不,这不是套路,这只是巧合,”棉被勇者回答,“只是如今我想问公主一个问题,如果一个城主,在关键时刻无论如何劝都不能下决定,作为其属下,应当如何?”

“应当……动用非常手段。”公主声音很轻,但基于逻辑,依然给出答案。

棉被勇者点点头:“我在来的时候预想过几种救出公主的方法,其中之一就是一旦被发现,而公主就在身边之时,可以顺势劫持公主。”

公主稳坐不动,棉被勇者缓缓拔剑,手似乎有些颤抖,眼中似有挣扎,但他依然把剑搭在了公主脖子上。

公主反而笑了:“不错,你是真的勇者!”

城堡内,警铃大作,无数卫兵急匆匆赶来,各种呼喊声不绝于耳,更有不少高手跳墙而来,顷刻间就将公主的房门围个水泄不通。

“给我让开!”棉被勇者此时剑搭公主,缓步走下台阶。边上车夫吓得直冒冷,但依然紧跟步伐。

“你是什么人?”“放开公主!”“你逃不掉的!”……一众士兵已经开始呐喊起来,远处弓箭手拉弓瞄准,只是暂不敢轻易动手。

边上车夫都忍不住提醒:“大哥,这次你的剑一定要拿稳啊!”

此时的公主倒也配合开口:“大家让开一条路吧。”

士兵们缓缓后退,眼见一条路即将出现,突然远处一声喊:“陛下!”

众人急忙抬眼远眺,就见数十匹战马疾驰而来,士兵自动让开,当先一人衣着华丽,手持宝剑,正是狗头人国王。

“父王,”公主不由开口,“抱歉,大半夜惊动了你。”

国王冷哼一声:“哪里来的刁民?马上放了公主!”

“这是我的手下,”公主回答,“这次来是接我回去,只是方式有些特别。”

国王审视片刻:“看的出来,听说棉被勇者从那边出发专程来寻找你,应该就是这个拿剑的吧?”

“陛下,”棉被勇者回应,“我今天是抱着必死之心前来劫人,公主不单对我个人很重要,甚至于对整个狗头人都很重要。希望陛下明白。”

“哼,”国王冷笑,“这就是你培养的勇者?如今反过来挟持你?这就是为民开智的后果!”

棉被勇者带着公主踏前一步:“国王陛下,狗头人之间的战争有多少年了?我只有小时候才有过和平的日子,不知何时起突然爆发了战争,关于头上该不该顶一个蜡烛而爆发的战争,这真是何等可笑。我们整个成为帝国人的武器倾销地而不自知,还妄图打败对手换取和平。”

“你看看这个世界!强者割据一方,弱者苟延残喘,你身为国王但却令不出都城,我一张假的棉被厂长助理证件,却让无数士兵点头哈腰。看看这城堡之外,沿路都能找到尸体,泥土早被染红,狗头人成为最低贱的种族,”棉被勇者质问国王,“值此国难之际,你身为国王,有何作为?”

国王恼羞成怒:“你,你敢……”

“行了行了,”公主急忙开口阻拦,“父王还是放我们走吧。”

国王此时怒气未消:“哼,我就不信你敢真杀公主!”

这话一出,边上人都开始劝:“陛下,要冷静啊。”

闸北区市北医院
成都癫痫病治疗正规医院哪家好
贵州看癫痫病哪里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