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火帝神尊正文第七百五十九章断离剑道

发布时间:2020-01-24 17:51:20

火帝神尊 正文 第七百五十九章 断离剑道

贱婢!

西门枕梦面对左丘伊人的突然袭击早有准备,一柄古朴的长剑一声长鸣就被他握在了手中,一道凛凛剑光斩落,便似划出了一道绚烂长虹。

逆天营中的战斗便是如此,随时随地皆可能发生。

两位绝代的女仙随手便是仙核级别的杀招碰撞,在玄机塔前震出了罡风如潮,吹得四散而去。

啪啪啪。

西门枕梦后退了数步方才站稳,左丘伊人衣衫飘动,却是稳立如渊。

一招交锋,却是前者依然处于下风。

这不难理解。

西门离开逆天营一年,左丘伊人可是没有浪费半点光阴,两人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这也是方才古青风那般冷嘲的原因,以西门枕梦如今的状态想在逆天大比上通过复活战只怕是痴人说梦。

“呵呵呵……到这里吧。”

古青风眼看西门枕梦根本没有什么花头,除了那柄古朴长剑上面的气息有些令人震慑之外根本不是左丘伊人的对手,便也没有进一步欺压的打算,毕竟现在大比在即,所有的恩怨都可以在擂台上了断也没有必要节外生枝。

只是,在他挥手带人走过林杨与司徒婉儿身边的时候,却是直接忽视了林杨,而是对着婉儿淡淡的笑了一下:

“婉儿,今日我还有事,他日我们再会……再见~~”

说话间,他似乎还贪婪的吸了一口司徒婉儿身旁那带着幽香的空气,随后冷眼扫了一下林杨,入玄机塔去了。

司徒婉儿重重的抿了抿嘴,心中厌恶无比。

她身为守护玄机塔的圣女,原本地位尊荣,高高在上,但偏偏有仙王古云天在此牵制于他,又有古青风这样的苍蝇整天在身边叽叽歪歪,当真是不胜其烦。

不过让她有些奇怪的是,以林杨的性子怎么今天会没有半点反应?

林大哥?

司徒婉儿看向林杨,却发觉林杨此刻的目光却是盯在西门枕梦的身上,确切的说,是盯在对方手中的那柄古朴长剑之上。

“西……枕梦姑娘……这柄剑?”

林杨俨然没有将古青风那刻意的挑战放在眼中,一切在一月之后终有了断的时候,但此刻让他动心不已的还真的是西门枕梦手中的这柄剑。

此剑长约二尺九分,通体呈现铜黄的颜色,剑身上面像鳞片似得整齐的排列着细密的横竖纹路,分外的齐整,锋利的剑刃在空气中泛着透亮的白光,由两边延伸出来在剑尖处汇聚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恰似少女柔软的腰肢,堪称这世上最迷人的弧线之一。

林杨心中赞叹:好一柄专门为女性打造的阳刚之剑!

以他多年的炼器经验一眼就能看出,此剑出自一名男性炼器师之手,以无上的纯阳手法铸炼而成,但却是为女子专门打造,无论是长度尺寸还是里面几味充满了阴柔气息的神材,都足以让女子使用此剑更加的得心应手,可谓是煞费苦心。

“林杨?”

西门枕梦也不知道林杨这会儿为何会如此关心自己的佩剑,不过此剑的确有着不小的来头,也是她这次专门从家族请出用于参加复活战的重要底牌之一。

“此乃我家传的天神兵【断春秋】,怎么你有兴趣?”

“祖传?”

林杨心中飞快的闪过许多念头,却并没有立刻询问,而是向司徒婉儿暗暗的发过一道神念,后者点了点头为林杨安排准备去了。

“婉儿要去哪里?”西门枕梦不解。

“莫要管她,你身上还有进入玄机塔的功勋值么?”林杨似乎遇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少有的紧迫起来。

“还有一些,要入塔修炼吗?”

“随我来吧!”

林杨二话不说的拉着西门枕梦就进了玄机塔,刚刚入塔便感受到了一股力量早已经等待在此,将他们传送到了玄机塔的第六层中一座独立开辟出来的修炼空间。

“呼~~”

重新回到玄机塔,感受到强大的重力加成与时空加速之力的锤炼,西门枕梦都不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第六层对她来说已经有了不小的压力。

“恩?林杨你怎么好像毫不费力的样子?”

“呃……这不重要……”林杨强行扯开话题:“枕梦姑娘,我想请你老实回答我,你的祖上是否有一位名为【西门断天】的前辈。”

唰。

西门枕梦的脸色猛地一变,仿佛被林杨问到了最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般。

“林杨,你……”但她却有些迟疑,尽管心中充满了情意,却不敢将这生死攸关的天大秘密说出来。

“枕梦姑娘,你看这一剑!”

林杨早有所料,退后几步之后,召唤出火焰长剑挥手便是劈出了一记精纯无比的断天斩剑芒。

“这是……断天斩!!”

西门枕梦一下子将眼睛睁得滚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你,你怎么会我们家族的断天剑道?”

果然,这事儿没跑了!

林杨重重的一点头,总算印证了西门枕梦的身份。

早在当初第一次见到西门枕梦的时候他便觉得对方的剑道有几分断天剑道的韵味,只是两者前后变化甚远,他无法确定,直到今天他见到了这柄【断春秋】,上面那错落有致的铸炼手法明明就是与秦队曾经帮他铸剑之时一模一样,这才让他能够彻底的确认西门枕梦的身份,用断天斩与对方摊牌。

而在之后,林杨才终于从西门枕梦的口中了解了有关于对方身世的重大秘密。

果然,西门枕梦所在的家族乃是当年祝融炎军左路将军西门断天的直系后人,而这一支西门家族的传人一直以来都是御天庭费尽心思想要诛杀殆尽的对象,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西门家族的先祖才会与左丘,公羊等家族一起创立了逆仙盟,与御天庭进行了长达百万年的漫长抗争。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逆仙盟的内部逐渐形成了以‘左丘一脉’与‘天闲一脉’为首的两大阵营,老牌的一些家族势力逐渐隐退到了背后,西门家族正是这样的一支隐退幕后的潜藏势力,除了那些潜心练剑的家族宗老之外,年青一代的剑客便会加入逆仙盟的军队继续着先祖的军旅生涯。

西门枕梦便是西门家族中年轻一代剑客中的翘楚,但这次被左丘伊人击败却是给了她沉重的打击,为了雪耻复活,西门枕梦在伤愈之后便第一时间返回了家族请出了这柄天神兵【断春秋】,同时还冒着极大的风险打算开始修炼一式到了‘仙将’境界才能够领悟的家族无上剑法——【断离之剑】。

“断离之剑?”林杨眼神一亮。

“正是。”西门枕梦知道了林杨的武道传承之后,越发的没有把林杨当做外人:“断离之剑,是断天老祖当年飞升到仙域之后在断天剑道的基础上领悟出来的更高剑道。”

“我见过你的那一式【剑断沧海】……”林杨回忆道。

“那只是断天剑道的一种变化,并不算完全的提升。”西门枕梦说起剑道来充满了动人的魅力,一边说,一边更是在林杨面前演绎起家传剑道的精妙变化。

唰。

她轻轻劈砍,演化【剑断沧海】一式,林杨细细看来,的确是在断天斩的基础上作了改进,将破海剑道的基础威能与仙能融合,将断天斩变化成了沧海横断的惊天杀招。

“林杨你看,剑断沧海其实是断天斩中一道剑意的衍化提升,但断离剑道却完全不同,它是在剑意本身上的根本质变,从‘断’到‘离’!”

“何谓从断到离?”林杨面前展开了一道全新的剑法大门,让他兴奋莫名。

“断,是以外力破坏事物内部的那股玄妙引力,林杨你可明白?”说话间,西门枕梦召唤出了一块铁晶,一剑两断,干脆利落。

“自然明白,当初为了领悟这断之法则,可费了不少功夫。”林杨点头。

“离之剑道则更为玄妙,它是以剑意催动事物内部另外一种玄妙的排斥力量,当这股力量催化到了极致以后,便会如此。”

叮。

淡黄色的神剑【断春秋】与那被一分为二的晶石其中一块轻轻一碰,随后玄妙的事情发生了。

那坚硬无比的晶石竟是发出了格拉拉的爆裂之声,随后一道道蛛般的裂痕由内而外的蔓延出来很快布满了晶石表面,随后嘭的一声爆裂成了漫天的碎渣。

“竟有如此神奇的剑意!!”

林杨眼中的神采越发明亮起来。

西门断天当真是不世的剑道奇才,原本他以为断之法则已经是剑道极颠,但没想到竟然世上还有这更加玄妙的断离剑道,比起断天剑道显然玄妙神通,更胜数筹。

让事物由内而外的爆裂,显然比从外界斩破要困难得多,但其一旦成功的因为那股玄妙的斥力,产生的破坏性也比从外界破坏要可怕数倍,林杨几乎迫不及待的想要来学习这一门更加强大的断离剑道。

但是,西门枕梦却是有些为难的看向了林杨:

“林杨,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想要练成着断离剑道,不仅需要时间与绝代的剑道悟性,更困难的是……想要掌握那种剑意斥力,自己的肉身首先便得强大能够承载那种恐怖的斥力,否则断离剑道还未伤敌,就已经将自己的身躯撑爆至四分五裂了,这也是我迟迟不能完全掌控这一神剑的原因。”

需要无敌的肉身,才能承载逆天的剑道斥力?

林杨看向了西门枕梦那大伤初愈的身躯,明白了对方这次回来是抱着拼命的决心来磨练断离剑道了,只是以西门枕梦如今的状态,就算有玄机塔的时间加成,只怕机会也不太大。

但现在嘛……

林杨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遇到自己,一切情况都不同了!!

高平市人民医院
柘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榆林有牛皮癣医院吗
潍坊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