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含冰诀 第六十八章 流言蜚语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7:03

含冰诀 第六十八章 流言蜚语

回到芒射宫,扶仓所到之处,都会得到学友关注的目光。

现在,扶仓算是新生里边的名人,一个大起大落的人,经历过最高荣誉,跌入低谷后,再实现绝地反弹,这样的人生经历,极富传奇色彩。

自然也成为一个极富争议性的人物,有当面表扬的,更有背后鄙视的,褒贬不一,莫衷一是。

在邻近的一间餐桌上,就有几个人在发表着对扶仓的非议。

“扶仓那家伙,去年说退出芒射学院,现在又厚着脸皮回来,这种出尔反尔的做法,真是可耻。”

“是啊,当众说一套,背后又一套,这种口是心非的人,注定是没有好下场的。”

“听说上次他挑战一年级第一名亢风,在赛前吃了凝神散,这可是大陆的禁药,短期内会大量提高人的功力,并进入一种异常亢奋的状态,这种作弊的行为真是够肮脏的。”

“前两天他在藏经阁取得的上古遗珠秘典,听说是句威公主假公济私,暗中泄露了路线,靠女人上位的人,简直是垃圾。”

“是啊,他还脚踏两只船,无情背叛咱木族的第一女高手曼宁,和那句瑛走得挺亲蜜,那天我看见那家伙抱着句瑛公主进了余峨宫呢,这种寡情簿义之人,真是木族的败类。”

“明天就要年级汇演了,听说他也上场参加,以他那三脚猫的功夫,绝对会被高年级的强者,打得满地找牙的,在咱们芒射宫的建校历史,就从来没有低年级打赢过高年级的纪录。”

“那简直就虐菜啊,就不知这小子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死法?”

“告诉你们一个内部消息,扶仓这小子,听说还得罪了校方的硬势力,明天是一个局,主要是要他好看的,他现在还真以为自己是一年级的王者呢?”

“真是好笑,这废柴现在还想咸鱼翻身,做梦去吧,一朝是废柴,永远都是废柴!”

……

扶仓听到这最后的一句话,真是忍无可忍的了,他就坐在旁边,刚才的议论明显对他是一种毫无根据的人身攻击,是添油加醋的一种恶性的诬蔑,更是一种对他人格上的侮辱!

他走过去,桌子一掀,用右手有力的掐着最后说话的那个人的脖子,稍一用力,奋力提起,大声吼道:“你说谁是废柴!”

那人双脚离地,无力还击,被扶仓顺势一甩,人直飞了出去,其余人见状,拔腿就跑,慌不择路。

被甩之人,也是狼狈爬起,跪地求饶……

“大神,高手,我也是万不得已,收人钱财,代人宣传你的负面信息的,你就原谅我一次,算我有眼无珠,见钱眼开,不得好死,你饶了小的吧!”

“代人宣传,到底你收了谁的好处?”

“这,这个我真的不能说,他们会打死我的?”

“老大,我看算了吧,这事闹大了对你也不好,清者自清,跟这种人不值得动怒!”

鬼昭见状连忙出面制止,并付了一张银票给餐厅的老板,算是扶仓损害公物的赔偿。

那跪着的人见状,连声哀求:“谢谢大神高抬贵手,我下次真的不敢了。”话还没说完,人已经开溜了。

“真是人言可畏啊,无风说成雨,颠倒是非曲直,制作这种流言的人居心何在啊?”悔明平时话就比较多,这时也是憋不住了。

“反正,我觉得明天的汇演,老大真的要倍加小心才行,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为了夺得巡演的最后胜利,向来都会有种各样的下三流的手段,老大真的要当心了。”

“是啊,每年新生入学后不久,都会举行一场年级竞赛,之后接着会有一场学院精英巡演,参加此次巡演的,一部分由校方指定,还有一部分由学生投票推荐。而我知道的,老大这次是被校方硬性指定参加的。”

“那会是谁指定的呢,用义是什么?”

“老大现在是热门人选,上次打败亢风,也证明了老大的实力,当然会被学院选中啊。”

“高年级选派的要接受低年级直接挑战,据说这种做法

含冰诀  第六十八章 流言蜚语

,主要是用来激励后生,是族系新老交替的一种有效的手段。”

“这次汇演队伍,全部都是各年级最拔尖的顶级高手组成。”

“巡演无弱者,可谓是强中更有强中手啊。”

“这次汇演的最后胜出者,听说要代表派往土族的朝歌鸾,进行每年一度的宗派年度少年英才争霸赛,各年级都相当重视。”

鬼昭和悔明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着自己的见解,鬼昭本来就知识渊博,悔明本身来自土族,对朝歌鸾的赛制也是相当的熟悉,余下的几位也从二人的谈论中,对明天的比赛情况有一个大概的认识和初步的了解。

“不过,刚才那一帮人有一句话,我倒觉得是在理的,就是说芒射学院有史以来,低年级的从来没有胜过,与高年级相比,老大真的是毫无优势可言。”

翼申平时较为内向,大多时候沉默不语,但一旦有话要说,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可谓是一语惊人,一箭中的。

“对啊,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我也非常同意这一看法,老大只是武徒8段,二年级以上的学生,几乎都是武师中段以上,这种段位的压制,可不是亢风可以相比的。”毕杰也参与到了话题中。

其实,扶仓不久前已经突破为武徒9段了,此刻也不太好在人家炫耀,只是低调的说道:“谢谢各位兄弟的关心,不管外界对我是如何的不看好,明天之战,我会尽力的,但愿吉人天相,不要死得太难看就好。”

这当然是扶仓的谦虚之言,虽然他的段位低,便是有两种功德的修练加持,现在的他已经和当时挑战亢风时候的状态,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众人一边走,一边聊天,不觉间已经回到了熟悉的836房间。

房间的门口,句瑛早就在那里候了多时。

“哎,我说你们刚才都去哪里了,找你半天了?”

“句瑛同学,找我们何事?”上次句瑛早已在他们面前提过,说以后禁止大家叫她公主,悔明便改称为同学了。

“你想多了,我可没找你,我是找扶仓哥哥。”

扶仓哥哥这称号也太肉麻了,众人一听,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那悔明自作多情,讨了个没趣,便灰溜溜地躲开了。

“找我,找我何事?”

“你跟我过来!”句瑛拉起扶仓的衣袖,就想往外面跑。

“哎,大庭广众的,这样拉拉扯扯的可不好!”扶仓一脸的无奈,但也只能跟着句瑛走开了。

“老大确实是艳福不浅啊,追求句瑛公主的人排队估计都要排到余峨宫了吧,可这句瑛公主偏偏只对老大情有独衷!我都羡慕死了!”

悔明一直想着各种办法,企图与句瑛套近乎,但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两相比较,自然是醋意大发,牢骚满天了。

“就凭你也想和老大争,你差得远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毕杰当头一瓢冷水泼来。

扶仓那边,也终于挣脱了句瑛的拉扯:“好了,你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人家都看着呢,你要注意点影响!”

方才那帮人说扶仓脚踏两支船,这样的亲蜜举动,扶仓真的不太情愿再发生,走廊里本就人来人往,这是男生宿舍,有一个女孩子的出现,好奇的眼球甩了一地,再这样的拉扯,自然引起各个房间男生的好奇和窥视。

终于到了一个墙壁的拐角,躲开了好事吃瓜群众的好奇目光,句瑛才停了下来。

“我来是想告诉你,明天有人想陷害你,你可要小心?对了,我上次送你的那件软猬甲,你明天一定记得穿上啊!”

“陷害?何出此言,你又是从哪里听说的,有真凭实据吗?你可别造谣生事了好不,我亲爱的公主大人!”

“真的,千真万确,要不我也不会这么晚还赶来通知你,明天是一场恶战,你真的不能掉以轻心!”

湖南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吕梁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乌兰察布好的牛皮癣医院
济南哮喘病医院电话号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再线咨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