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萌娘雇佣之书 第五十九章 孟家父子(求推荐!求收藏!)

发布时间:2019-09-13 19:44:31

萌娘雇佣之书 第五十九章 孟家父子(求推荐!求收藏!)

清晨,阳光明媚,对于易鸣来说,又是美好的一天的开始。

打开房门,易鸣深吸了一口早晨清新的空气,觉得心里非常的舒畅,灵武大陆完全没有任何的工业污染,即便是早上空气也要比前世的地球好的要多的多的多。

易鸣看着周围院子里花花草草的摆设,觉得自己穿越以来,并没有在白干事,前世自己为了一套房奋斗半生,现在自己轻轻松松的买了一套占地面积不菲的宅子,而这宅子上,还挂着恒安候府,表明着自己的身份。

世事无常啊。

自从那日易鸣从矿洞之中找到涅槃之中的朱雀,已经过去了足足有一周的时间,这期间,除了侯府装修完毕,自己这些人搬了进来,再无其他的事情。

帝都那边,琬娘还没有回信,易鸣也不着急,反正自己那块地就放在那里又不会长腿跑了,迟一点在按照自己的想法开发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另外,就是关于走私案的事情,虽然易鸣嘴上说这事跟他关系不大,但是内心里还是比较关注的,毕竟这事是因为自己而起。

其实仔细回忆一下,易鸣也是觉得有些可笑,这件事的最初起因是因为那孟家的败家子搅了自己的局,自己一怒起了杀心,这才牵扯出后面的事情。

现在整个帝国一片风平浪静,但是易鸣深知,这恐怕就是风雨欲来的前奏了,往往大事发生之前,不知道有多么的平静啊。

其实易鸣一直以来都在心里有一个疙瘩,那就是那个时候和皇帝面谈的时候,皇帝说过,这事要是和一个皇子有关系该怎么办。

易鸣早就知道这件事情牵涉面极广,估计要让很多位高权重的人坐不安稳,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和皇子产生关系。

罢了,静观其变吧,或许,自己应该提前做好一些准备,在大事正式来临的时候,尽可能的在其中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吧。

易鸣活动了一下身体,回到了房间,此时佣人们已经把准备好了的早餐端了上来,一碗肉粥,几碟小菜,还有两个包子,倒也是让人吃起来比较舒爽。

不过,易鸣还是对正在忙碌的这个小丫头比较感兴趣一些。

现在侯府之中的这些仆人,包括几个丫鬟,厨子,马夫这些的,都是衡罗山从奴隶市场买来送给他的礼物,各个都是能干的人,而且很是乖巧。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易鸣坐在桌前,夹了一块黄瓜,送进嘴里,嗯,很是爽口,好吃。

“启禀侯爷,我叫红菱。”小丫鬟怯生生的回了一句,在她的眼中,侯爷估计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了吧。

“哦,红菱,倒是个好听的名字,你去把宁管事叫过来,我有事找她。”易鸣笑了笑,然后吩咐小丫鬟去跑个腿。

没一会,红菱便带着宁依云过来了,这姑娘头发还有些蓬松,看样子红菱去叫她的时候,还在睡觉,急急忙忙的就过来了,连打扮自己的功夫都没有

“主人……哈……你找我什么事啊?”宁依云打了个哈气,一看就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易鸣也是觉得好笑,平时见宁依云都是一副精明强干的样子,这副模样可是很难看到啊:“去夜枭王国开设分店的事情,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恒安城这边,接替我的人选,我也准备好了。”宁依云一听这件事,那一点点疲倦的神色一扫而光,重新变成了那个精明强干的女强人了。

“好,这样,宜早不宜迟,你明天就出发好了,等到了那边,把店子开起来,差不多就要到我们夏季上新的时候了,那边的天气明显要比这边热,夏装在那边的销售,可是路子很广啊。”易鸣笑了笑,这件事本身早就该定下了,只是中间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一直就耽搁了下来。

两人又商定了一些具体的细节问题,算是正式要开始把这事要撸袖子开干了,等聊完后,易鸣的粥也喝完了。

宁依云和易鸣商量完后,就急匆匆的跑了回去,不知道是去准备,还是赶忙把自己收拾一下。

吃完早餐,易鸣决定要活动一下,从武器架上拿下了一把铁剑,这铁剑只是凡物,不是什么灵器,就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把铁剑,只是比较特殊的是,这剑的重量实在是让人望而却步。

但是易鸣拿起来却是毫不费力,除了他准实灵级的实力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此时开启着共生武技,讲究了一个敏捷,而剑拿在易鸣的手中,自然是要使出快剑来,而快剑自然是对武器的重量要求有着比较严格的要求。

羁绊之剑源于易鸣的灵,它的重量易鸣可以随意的操纵,但是现在只是练剑,易鸣自然不会把羁绊之剑祭出。

用重剑练快剑让别人看到那肯定是笑掉大牙,但是易鸣不这么想。

重剑如果都能轻松地使出快剑的效果的话,那么当易鸣使用轻剑来使出快剑的时候,岂不是更加的得心应手?

这重剑在易鸣的手中却是耍的虎虎生风,开启着共生武技的易鸣的速度已经是提到了一个相当高的境界,重剑在他的手中也是如同轻剑一般的快速刺出。

不过这是一件很消耗体力的事情,毕竟那重剑的重量在那摆着,再加上速度的大幅度提升,易鸣的体力消耗,几乎是很快的消耗完毕。

易鸣累得满头大汗,而也就是这个时候,王二打断了易鸣:“侯爷,天音商会的孟家父子,带着礼物上门拜访了,您看。”这王二作为最早跟在易鸣身边的仆人,此时已经升格为了管家,倒也是威风凛凛。

易鸣皱眉头,孟家父子?这两人这个节骨眼上上门干什么来了?难不成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不像啊,如果走私案泄露这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不可能这么平静的。

这么想来,应该是有别的事情了。

“让他们进来吧。”自从易鸣的侯府正式入住以来,这里几乎天天都要接待好几拨恒安城里面有钱有势的人,弄得易鸣烦不胜烦,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易鸣总不可能把人家拒之门外吧。

易鸣倒也是想要看看孟家父子两个到底是要跟自己扯些什么事情。

此时王二已经带着孟家父子俩到了正厅里面,看样子这父子二人都很是有些拘谨。

“等一会侯爷来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承认错误,跟人家好好的道个歉,你说说,你惹得什么事啊,搅局能搅到一个侯爵的头上去。”孟高飞拍了孟祥的脑袋一下。严厉的说道,其实他心里也别提多郁闷了,当时听罢孟祥说搅了别人的局,刚开始他并没有多当回事,随后查了一下,这下可好,当时坐在那包厢里的竟然是恒安候。

这差一点把孟高飞给吓尿,恒安候,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官职,但是一个侯爵还不能说明问题嘛?弄死自己简直是太容易了。

更何况,自家事情自己清楚,孟高飞知道自己的底子是不经查的,一旦被查,那就是死路一条,不光朝廷放不过自己,后面的那些大老板也放不过自己啊。

此时,易鸣拿着一块毛巾,一边擦,一边进了正厅。

“不好意思啊,刚刚在练剑,没有亲自出去迎接二位,实在是有失体统,来来,坐。”易鸣这纯粹是客套话,现在恒安城内,也就是衡罗山和段誉需要他去亲自迎接,其他人,根本不需要。

“不敢,不敢,哪能让侯爷亲自迎接小人啊,那不是折煞了侯爷吗?”孟高飞满脸堆笑,说来这幅场景也是有趣,他孟高飞一个中年汉子,对着一个才十三岁的小孩子点头哈腰,倒也是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呵呵,那不知道二位今天来我府上所为何事?如果是恭贺的话,就不必了,这两天是烦不胜烦。”易鸣一句话就直点主题,即是告诉孟高飞,别扯什么没用的,又是告诉他,我知道你来,是别有用意的。

孟高飞笑了笑,有些尴尬:“其实今天来叨扰侯爷,还是为了犬子的事情。”

上腹胀的中医治疗
小孩不消化该吃什么药好
新生儿咳嗽怎么办
宝宝脸部发黄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