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高华证券:分析FOMC的预测误差

发布时间:2019-12-04 15:52:28

高华证券:分析FOMC的预测误差 2012-01-10 类别: 机构: 研究员:

[摘要]

分析FOMC的预测误差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其12月份会议纪要中表示,自1月24-25日FOMC会议开始将公布与会者对于“适当”货币政策的预测。

为了衡量FOMC与会者的联邦基金利率预测相关的不确定性,我们来分析美联储官员对3个月国债利率“假设”的预测准确性。我们发现:(1)美联储官员的历史平均预测误差从经济学角度来讲非常大(尤其是在预测期较长的情况下);(2)美联储官员预测的准确性与BlueChip预测相当;(3)提高美联储透明度并未对美联储官员预测的相对准确性产生影响。

上述结果表明,对于未来货币政策的预测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即便在美联储内部也是这样,加之在委员会内部对差别迥异的观点进行沟通具有一定难度,FOMC将难以通过公布与会者的联邦基金利率预测来大幅放松货币政策。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在12月份会议纪要中表示,自1月24-25日会议开始,将公布与会者对于“适当”货币政策的预测。经济数据预测的区间较宽,因此与会者的联邦基金利率预测区间也可能较宽。我们的预测(取决于与会者的经济数据预测和我们的泰勒规则)表明,对2014年年底的核心趋势预测(所有17名与会者的联邦基金利率预测去掉最高3个和最低3个数值之后的区间)的中点可能为1.5%。如果FOMC决定公布所有17名与会者的预测(不注明来源),那么我们估计对2014年年底的预测中值为0.75%。(详见2012年1月7日发表的美国经济分析:“预测FOMC的预测”)。由于市场目前仅计入了2014年年底之前加息75个基点的预期,上述预测表明FOMC将难以通过公布与会者对联邦基金利率预测的方式来显著放松金融状况。

此外还有一项不确定因素也可能会限制FOMC此举对于市场的影响,即与会者的联邦基金利率预测可能存在预测误差。这是因为,与会者对于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测体现的是他们对经济前景的看法,而并非对未来基金利率走势的承诺。举例来说,美联储经济学家DavidReifschneider和PeterTulip在论文中阐述,包括FOMC与会者预测在内的所有经济预测都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请参见“GaugingtheUncertaintyoftheEconomicOutlookfromHistoricalForecastingErrors”,FinanceandEconomicsDiscussionSeries,FederalReserveBoard,2007。)作者在这篇论文中认为,与会者对经济增速和失业率预测的预测误差并不会比其他预测人士(包括美联储官员和BlueChip等民间预测机构)的预测误差小。FOMC与会者采用了泰勒规则框架来得出联邦基金利率预测,而这种方法将“适当”的联邦基金利率与他们对通胀和失业率的预测相关联,因此他们对于联邦基金利率的预测并不见得比民间部门预测准确多少。

为了衡量FOMC与会者对于未来货币政策的潜在预测能力,我们来分析美联储官员的预测表现。具体而言,我们在Reifschneider和Tulip的预测中增加了对美联储官员3个月国债利率预测(在绿皮书中公布以供每次FOMC会议使用)与BlueChip预测(月度数据)的准确度比较。(美联储官员的金融数据“假设”取自费城联储的绿皮书数据库。)按照Reifschneider和Tulip的方法,我们计算得出1-8个季度中对3个月国债利率预测的平均预测误差(均方根误差)。我们的样本包括1992年(BlueChip调查首次预测国债利率)直到2005年(最近一份公开获取的绿皮书年份)的每年8个数值。

在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强调的是,我们的分析存在一定问题。首先需要注意的是,美联储官员和FOMC与会者的预测都不是也不会是对未来最有可能的货币政策走向的预测。技术上讲,美联储官员提供的是对未来联邦基金利率及其他金融变量的“假设”而非“预测”,FOMC与会者的“预测”应该是基于他们对经济前景的个人观点和美联储适当反应职能而对适当政策立场作出的预测,而非对最有可能结果的无条件预测。但我们认为这些问题实际上对与我们的分析并无大碍,因为美联储官员的“假设”和FOMC与会者预测的中点都可能会接近对未来较长时段的“预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